内蒙古煤炭交易中心 登录 | 注册 | 手机访问 | 关于我们 

重庆煤炭工业的发展之路

2019/9/6  来源:中国煤炭市场网  
 
 

  重庆市是我国最早开发利用煤炭资源的地区之一,在抗日战争时期煤炭工业的生产曾为支持抗战兵工生产作出过重要性贡献。建国七十年来,重庆市煤炭工业发展走过了一条波澜壮阔起伏变化的发展之路,为中国这座最年轻的直辖市提供了坚实的能源供给。

  重庆煤炭工业的前世今生

  重庆市土地面积8.24万平方千米,辖38个区县(自治县、经济技术开发区),3100余万人口,是长江上游地区的经济、金融、科创、航运和商贸物流中心,西部大开发重要的战略支点、“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重要联结点以及内陆开放高地,渝新欧国际铁路的起点。在这个国家中心城市、超大城市之中,据重庆博物馆《重庆宋代天目瓷》一文记载,早在宋代(960~1279年)在重庆南岸小湾发掘的瓷窑附近就有古煤井遗址。据重庆地方县志记载,在17世纪中叶的明末清初时期,北碚文星场、荣昌檬子桥一带已有洞穴式小煤窑开采。至清代乾隆六年(1741年)、咸丰元年(1851年)、同治十一年(1872年)均有当地商人开办煤厂的记载。到光绪十六年(1890年)和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开始有法国和英国商人介入重庆煤炭开采,并与中国人争夺开采权。抗日战争爆发后,1938年国民政府大批机关、学校、工矿西迁陪都重庆,重庆用煤量猛增。当年6月,开办了南桐煤矿。两矿利用从河南焦作和湖北大治搬运来在煤矿设备进行了改扩建和新建,于1940年开始使用电力、蒸汽为动力的绞车、水泵、抽风机、压风机,建立起了现代矿井的雏形。1943年10月10日,天府煤矿还自制出了中国战时大后方第一部火车头并正式行驶,被当时国民政府经济部部长翁文灏称之为“开创了中国机械制造业之先猷。”当时,南桐煤矿、天府煤矿已达到年产原煤12万吨和45.16万吨的水平。加之之后开办的东林、全济、华安、大义、复兴、宝源、三才生、建川、福华、兴国等煤矿公司,至1949年全市煤炭产量达到82.19万吨。新中国成立之后,重庆市煤炭工业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发展时期。1950年1月,西南军政委员会和重庆市人民政府为迅速恢复煤矿生产,对国营南桐煤矿实行有军事接管,向私营重点煤矿派驻了军事代表联络员。同年5月,西南军政委员会工业部煤业管理局成立后,立即组织各煤矿开展生产自救,进行民主改革,建立了新的生产关系和生产秩序,激发了煤矿职工的劳动积极性。1952年,全市原煤矿产量就增产到122.55万吨。1950年到1990年,重庆煤炭工业经历了“一五”时期社会主义改造,“二五”时期“大跃进”小煤窑一哄而上的无序发展,“三五”、“四五”时期国家“三线建设”的重点开发,“五五”时期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的“拨乱反正”,“六五”、“七五”时期计划单列实行局、矿(厂)长负责制的“承包”经营制等五个阶段,全市煤炭年产量增加到1601.09万吨,全市累计生产原煤3.36亿吨,41年间产量增长了17倍。到1991年,重庆基本上形成了南桐、天府、松藻、永荣、中梁山五大国家统配煤矿矿务局和市属煤矿、县属煤矿、乡镇煤矿的构成,矿井总数达到865对,全市年生产能力在1700万吨左右。1997年,由于国家放开乡镇煤矿的许可,重庆乡镇煤矿一度达到4597处,加上103处国有煤矿,全市煤矿达到4700处,成为重庆煤矿个数最多的一年。2000年以后,经济和社会发展对煤炭需求的增加,刺激了煤炭生产的发展。到2008年,全市煤炭产量达到4207万吨,成为重庆煤炭产量最高的一年。从2005年以后,按照国务院的统一部署和重庆市政府的安排,重庆市开展了打击非法开采、整顿关闭小煤矿等工作,到2019年7月,累计关闭煤矿1283个,淘汰落后产能4463万吨。目前,重庆市形成了以重庆市能源投资集团渝新能源公司18个国有煤矿为主体(设计产能1395万吨/年)、26个乡镇煤矿(设计产能468万吨/年)为补充的生产格局。全市煤矿44个,设计生产能力1863万吨/年,支撑起了重庆能源供给的半壁河山。

  一部与瓦斯灾害的抗争史

  重庆市煤系地层分布广,主要含煤地层为古生代二叠系和中生代晚三叠系。截至1012年,全市探明井田135处,累计查明煤炭资源储量52.36亿吨,保有基础储量19.85亿吨,可采储量10.19亿吨。无烟煤占63%,各种牌号的炼焦用煤占37%。由于重庆煤层薄,倾角大,地质条件复杂,瓦斯、煤尘、水、火、顶板灾害严重。“瓦斯是煤矿安全的第一杀手。”重庆煤监局总工程师唐其武说:“重庆煤炭工业的发展史就是一部与瓦斯灾害的抗争史。”据《中国煤炭志附卷.重庆卷》记载,民国27年(1938年)以前,采掘工人为了掌握瓦斯的浓度,在实践中运用油灯试、雀鸟探、眼看和自身的感觉(头昏、发冷、欲眠)来判断。这种原始和落后的方法自然不能避免灾害的发生。民国15年(1926年),荣昌复兴煤厂发生瓦斯爆炸,死亡100余人。民国32年(1943年)中梁山福华平硐发生瓦斯爆炸,死亡50人。民国37年(1948年),天府煤矿龙厂发生瓦斯爆炸,死亡99人。民国28至38年(1939年至1949年)11年间,仅天府煤矿共发生瓦斯灾害事故41次,死亡241人。新中国成立后,重庆煤炭工业加强了瓦斯灾害的预防研究和安全管理,采用改善通风、加强瓦斯检测、杜绝火源等措施防止瓦斯灾害。1951年5月和9月,天府矿井一井大独连煤层、南桐煤矿在二井5号煤层,1953年5月东林煤矿在3133工作面采用了长壁式和倒台阶等采煤方法,并实行各煤层分区、工作面并联通风,消灭了串连通风和循环风,并投入使用局部扇风机,为解决瓦斯超限和瓦斯聚积问题创造了条件。1965年,中梁山煤矿试制成功一台能连续自动检测瓦斯浓度、瓦斯超限自动报警的仪器,并投入使用取得良好效果。1967年至1969年,在该自动报警仪的基础上又自制和使用全国第一套井下瓦斯遥测仪。1970年3月20日夜班,中梁山南井东450米水平四石门掘进工作面放炮后裂隙喷出高压瓦斯,瓦斯遥测仪报警声光不停,5名工人因此没有进入石门,成功地避免了一起瓦斯窒息死亡事故。80年代末,瓦斯检查员巡回检查、便携式普及型警报器报警和高科技技术装备监控,成为重庆煤矿井下瓦斯超限的三警戒线。然而,煤与瓦斯突出才是重庆煤矿重大灾害的主要原因。到目前全市现存的44个矿井中,煤与瓦斯突出矿井22个,占到了一半。从1950年至1990年,重庆市县以上矿井共发生煤与瓦斯突出1718次,突出煤炭总量11.52万吨,死亡535人。其中,1960年5月14日,原松藻二井8号层石门发生突出,造成125人死亡,创全市煤矿一次性死亡最高纪录;1975年8月8日天府三汇一矿主平硐揭穿K1煤层时,突出煤矸12780吨,瓦斯140万立方米,创全国第一、世界第二突出量纪录。近年亦有2009年同华煤矿“5.30”煤与瓦斯突出事故,死亡30人;2014年砚石台煤矿“6.3”瓦斯爆炸事故,死亡22人;2016年金山沟煤矿“10.31”特别重大瓦斯爆炸事故,死亡33人。从60年代开始,重庆煤矿就以保护层开采、瓦斯抽放实施区域性防突措施。以钻孔排放、震动炮掘进煤巷和揭穿突出层,水力探放突出煤层瓦斯和水力冲孔揭石门等方法实施局部性防突措施。通过50多年的探索和总结,重庆确定了煤矿瓦斯抽采治理“煤与瓦斯突出”的治本方针。2012年,重庆煤矿安全监察局、重庆市煤炭工业管理局对全市瓦斯抽采基础设施建设提出要求:凡6万吨/年及以上高瓦斯矿井、突出矿井必须建设地面固定瓦斯抽采系统;凡抽采系统量达100万立方米的区县必须实施瓦斯综合利用;凡抽采量2立方米/分、瓦斯浓度达8%以上的矿井,鼓励建设瓦斯发电站。现在,重庆市所有高瓦斯、突出矿井均开展了煤层气抽采利用工作,抽采矿井39处,其中国有矿18处,乡镇煤矿21处。2013至2017年,全市煤矿累计抽采煤层气24.7亿立方米,平均每年抽采煤层气4.94亿立方米。2018年,全市煤矿累计瓦斯抽采量4.26亿立方米,其中,地面固定抽采4.16亿立方米、井下移动抽采0.1亿立方米。年抽采量规模约为4亿立方米,抽采量居全国第5位。在煤层气利用方面,到2018年,全市瓦斯利用量3.14亿立方米,其中工业利用量1.43亿立方米、民用1.71亿立方米,综合利用率73.7%,利用量排名全国第3位,抽采利用率排名全国第一,吨煤瓦斯抽采量达26立方米/吨,居全国第1位。比照同热质天燃气市场价格,每年约获得7亿元产值。从2016年永川区金山沟煤矿“10·31”瓦斯爆炸事故后,至今年6月5日重庆盐井一矿发生一起死亡一人的煤与瓦斯突出事故,全市连续31个月消灭了煤矿瓦斯死亡事故。

  独具特色的重庆煤炭工业发展

  重庆煤炭原煤总量现在虽然只占全国总量的不足0.5%左右,但在这8.2402万平方公里的市区范围内,却是积煤炭行业的“产、学、研”于一体,门类齐全、行业众多。在教学方面,重庆市现拥有重庆大学资源及环境学院、重庆工程职业技术学院(原重庆煤矿校)、重庆市科能高级技工学校(原重庆煤矿技工学校)、重庆煤炭职工中等专业学校(重庆煤矿安全技术培训中心)等四所大中专和技术工人培训学校,累计为煤炭行业培训大专以上及各类专业技术工人数万名。在科研方面,中煤科工集团重庆研究院拥有专业技术人员1500余人,国家级“百千万”人才3人,“973”首席科学家1人、研究员50人,副研究员和高级工程师158人博士研究生60人,是教育部批准的安全技术和工程博士学位、硕士学位和采矿工程硕士学位授予单位。同时,还有重庆科华安全设备有限责任公司、重庆地质矿产研究院、重庆梅安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重庆飞尔达机电股份有限公司等从多科研技术单位和企业。在煤田地质勘探方面,重庆136地质队拥有地质勘查、地灾防治工程勘查、岩土工程、地质钻探等17个甲级资质和20多个乙级、丙级及其他专项资质证书,为重庆、云南、贵州、四川、新疆等地查明煤炭储量60多亿吨,非煤矿产资源储量10多亿吨,曾被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授予“地质勘查功勋单位”、“企业信用评价AAA级单位”,国土资源部授予“矿业权实地核查先进集体”和“全国危机矿山接替资源找矿专项工作先进集体”等称号。这些煤炭教学、科研和技术单位支撑和助推了重庆煤炭工业的发展。在2018年重庆能源集团技创新工作会议上该公司副总经理李文树总结到:从2016年至今,该公司产生科技成果179项,获得国家部委、重庆市政府科技奖励11项,获得授权专利110项,其中发明专利12项,实用新型专利98项,实现了急倾斜薄煤层综采技术、水力压裂增透抽采瓦斯技术、小型盾构机研发试掘进、地面瓦斯抽采技术等四项煤矿科研和技术应用的突破,达到国际领先、获得国家级科研、补行业空白、推动煤矿瓦斯治理新变革等成果。据重庆煤监局最新调研报告显示,目前占全市煤炭产量超90%的市属国有煤矿,采煤机械化程度达到89.8%,掘进机械化程度为20.3%,掘进装载机械化程度达96%,煤矿人均年产量达到506吨。区县煤矿机械化开采水平较国有煤矿还有较大差距,采煤机械化程度仅为40%。经过从2005年开始的打击非法开采、整顿关闭小煤矿等工作,特别是过去三年的去产能等系列工作,重庆煤矿已由最高的4700个减少到44个,全市煤矿“多”、“小”、“散”的情况得到了基本解决,有效改善了全市煤矿安全生产基本面。但保留煤矿灾害重、基础弱、条件差的情况依然存在,煤矿安全生产形势仍然严峻而复杂。从安全发展角度来看,煤矿数量少了仅是从全市宏观上减少危险源的问题,但并不意味着保留的煤矿本质安全度就自然提升了。因此,以煤矿“四化”建设为引领,推动企业主体责任落实,提升安全基础水平,是保障重庆煤矿安全生产形势持续稳定好转的必由之路。据市经信委预测,2020年后重庆煤炭消费量将接近5000万吨,而原市煤管局预测中远期重庆煤炭需求突破5000万吨的概率极高。而全市火电的实际耗煤量,2016年1377万吨、2017年也只有1458万吨。重庆目前有44个煤矿,1900万吨的产能依然是重庆社会经济发展的“压舱石”。

 
2019年8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
586亿元宁夏煤制油全年目标油化品36…
浩吉铁路将于9月24日通车
加快兼并重组 打造世界级钢铁企业集团
我国煤矿安全生产形势近年来处于稳定好转…
1-8月内蒙古准格尔旗生产煤炭2114…
积极应对贸易问题 维护钢材出口市场
1-8月陕煤运销集团自产煤销量增17.…
习近平总书记视察郑煤机集团
多家钢企主动减产的背后
内蒙古煤炭市场周报2019年第37期 【总第318期】
周报
内蒙古煤炭市场快讯2019.9.09—2019.9.15
快讯

一周热点

1 山西晋城:一些煤矿国庆期间要主动停产
2 加快兼并重组 打造世界级钢铁企业集团
3 2019年8月份能源生产情况
4 钢铁行业正在由高利润向合理利润转变
5 2019年8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
6 上海陕煤高新技术研究院揭牌成立
7 现代煤化工步入高质量转型关键期?
8 国家发改委等六部门:年产30万吨以下…
  版权所有:内蒙古煤炭交易市场有限公司  电话/传真:0477-8575975
  ICP备案号:蒙ICP备11001802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号:蒙B2-20130001